唐易肆

=朗姆=兔子

礼葬



黑白的格调
谁的灵魂在被神明召唤
教堂的十字祷告无法给予已逝之人足够的安息
不甘寂寞空虚悔恨在撕扯着仅剩不多的意识
残念在墓园徘徊
请赐予悲哀的她一个忘记痛苦的乐园
让她去天国安眠
天主请你代我向她问好
请务必安抚她受创的心灵
等我到来

如果什么时候,这双眼睛,你看腻了,就扔了吧

象征守卫忠实的大树也可以在无人光临的黑夜幻化成促使人发疯的恶魔

颜逝

●负能


逝颜

教堂的光辉也没能驱尽污秽
打破了十字的圣洁
刻下了永驻的铭文
叹息过往的赞歌
相相交错
占据了妄想者放弃思考的大脑
是什么在疯狂地
不顾一切地嘶吼
在那触及不到的彼岸
悲伤悄然绽放
是泪水眷养了他
残酷悲哀的现实
没有了一切的世界
享受着无希望的光
沐浴着渗血的砂砾
绯红灼伤了双眼
再次滚落于人世
苟延残喘着没有意义
空洞无焦距的双瞳
没有思想失去自我的大脑
始终缄默即将崩坏的肉体
终于在黎明到来前 堕落
成为暗黑的天使
无法预知未来的无措
以及无力挽回和不断逝去的无助
昔日成为单调灰色的旧相框
再没有相片去装点原有的色彩
已经失去了
便不再回来

●垃圾文手的第一次
●不喜勿喷



唐易肆

糖融在口中
被口腔的热量包围
它在融化
我却舍不得将它融掉
我希望这份甜永远在我舌尖上跳舞
这是目前仅剩不多的糖了
但它还在融化
在变小
小到我无力触摸
它对我掏心掏肺的供养不屑一顾
将我对它的珍惜狠狠践踏
直到没有实体了
我还在回忆
萦绕于味蕾的余香
她只活在我的回忆里
我的梦里
我的印象里
我的不认识的相册里
最后我也不在了
没有人来续写我的故事
我的痕迹被渐渐抹去
可能还会有人记得我
但他们会忘记
最后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消失了
世界还是一样的平静
我们连被人回忆的资格 都没有
可是 现在
我像一颗糖被含在嘴里
从最初的形态到最后的彻底消失
这过程像波涛汹涌的大海
渐渐地
生命都消失了
失去了生机
再经不起一丝波澜
我是 谁?
【啊……